广州专职刑事辩护律师——刘峰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正文
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之花--张影银案补充书面辩护意见
2015-6-27 12:11:21
浏览: 作者:刘峰律师

正文:

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之花

 

---张影银案补充书面辩护意见

黄锡芳审判长,相关审判员:

张影银滥用职权、受贿案二次庭审完毕,鉴于辩护人在一次庭审时已经提交了辩护意见,对已经表达过的意见不再重复赘述,辩护人仅针对本次庭审,尤其是证人出庭作证情况,结合庭上发表的口头辩护意见,整理该补充书面辩护意见。望法庭认真思考对待。

本次证人出庭作证主要是针对王银峰、肖顺龙是否向张影银送过两笔共15000元现金一事进行陈述和对质。王银峰庭上做了“送过”的肯定陈述,并铺列了很多细节,这些细节被公诉人描述成为“高度吻合”,不过基本并没有说明在哪些方面吻合,为何吻合?说的个别细节也不是吻合,相反是不吻合。辩护人也当庭态度明确地指出,不是“高度吻合”,而是“高度不吻合”,并明确将在庭后提交的书面辩护词中列明和说明。

辩护人开篇在这里就要问:如果说吻合,是在事实上吻合,证据上吻合,还是在逻辑上吻合?法庭和辩护人在庭上都一再向证人王银峰言明“如实作证”的义务,可是,这一言明,只对诚实的人才有用。可证人王银峰是诚实的人吗?辩护人分明感受到证人王银峰是在编织谎言,尤其是对10000元现金那一笔。常话说,泥人经不起雨打,谎言经不起推敲。辩护人感受的来源,正是公诉人法庭上描述的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高度吻合”以及辩护人表达的“高度不吻合”。

一、辩护人要说王银峰根本就不是个诚实的人,有没有错?

先不说王银峰的全部笔录是如何多的自相矛盾,出尔反尔,就下面几点便可以看出证人王银峰是多么善于编织谎言。

1,当辩护人庭上问王银峰你当时(“送钱期间”)到底有没有供房,她回答没有。当辩护人追问,那为何你在检察院给你做笔录时说你在供房?她抑制不住激动地说:“检察院当时非说我送了十万八万给张影银!我说我哪里有那么多钱,我便说自己在买房供楼,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笔录里就更离谱了,原本没有的事,她能编得头头是道,什么“首付18万,里面包括自己公积金6万多,我老公公积金2万多,家婆支持了4万多。。。。”本来当时没有供房,只是因为受到了检察院的不当压力,竟然能对很容易就露出马脚的事物胡编乱造。另外,辩护人请法庭对照审讯录像和辩护人之前提交的录像文字整理,再注意一下上诉人对“收受”过现金的“胡编乱造”是怎么回事。性质一样吗?一个是货真价实的胡编乱造,而一个是被检察机关左设计右诱导,左吓唬右编排的“胡编乱造”;一个是自己编排导演的,一个是被别人编排导演的。哪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诚实?

2,当辩护人庭上问王银峰在检察院调查时为何出尔反尔,并且曾经跟检察院说“家婆规劝她不要为了逃避责任把没有送钱的事说成有,鼓励她到检察院说清楚”,这一情况到底是不是真的时,她回答:不是的。这种弥天大谎说的头头是道,甚至把自己长辈都搬弄了出来。“人嘴两张皮怎么说都行”被王银峰诠释得淋漓尽致。可是,当她在法庭上承认自己是在说谎时,竟然连一丝惭愧都没有表现。

附笔录原文:“第一次我供述2012年给张影银拜年时有送5000元现金,是受我老公肖顺龙的影响,当时我第一次问话回到家后,肖顺龙说你们检察人员曾经提问过他是否有送过5000元,还说办案人员跟他说把问题如实交代清楚可以不追究我们刑事责任,我们还可以继续教书,于是经过商量后我和我老公就决定去检察院反映我们送5000元现金给张影银 ,其实当时记忆还是比较模糊,并不肯定。此次交代完后,我和我老公肖顺龙回到家就给家婆刘淡华说这回事,我家婆听完就说我们这样不对,如果真的没有送钱就不要为了逃避责任而有说送钱的事,鼓励我们向检察院说清楚,于是我们才会推翻了有给张影银送5000元现金的供述。”(2014.6.101443-1735分笔录)

3,辩护人庭上问王银峰当时取钱存钱情况,她一会信用卡,一会储蓄卡,一会这个银行,一会那个银行。当对不上时,便用“我记不清了”圆场。辩护人想说的是,她说的一定不是实情,她也一定不是“记不清了”,而是谎话对不上了。不然,一调取她全部的银行开户情况和交易记录便知。理性的德国人告诉我们,半真半假的谎言是最恶毒的谎言。

有也是她说的,没有也是她说的,这样是她说的,那样又是她说的。仅仅就上面两、三点,辩护人想说,这样的诚实度,这样编织谎言的水平,王银峰关于本案的各种陈述,还是不是该以高度质疑精神对待,还是不是能轻易相信作为给他人定罪的依据,希望法庭心知肚明。

辩护人只不过是为了照顾庭审的平和性,才没有当庭揭穿她的不诚实性让她难堪。

二、以下会是公诉人所说的王银峰的证言在事实上、证据上、逻辑上的高度吻合吗?

1,其在笔录里多次说行贿的钱是丈夫贷款得来的,而其丈夫贷款到账日是531日,可是其却说送现金给张影银一次是2012年农历1月份,一次是公历34月份,在对质发现问题后,又说“那么就是5月份”,还对不上,又说,“那应该还有自己贷款的钱”。其间之乱让人头大。可为何乱?不是其他,那一定是因为假。用谎言印证谎言,如何不乱?这会是公诉人庭上说的事实证据上的高度吻合性吗?

2,最荒唐的,是10000元现金那一笔,作为妻子为了丈夫的事去送钱,而且一两万元的送礼款项还要东贷西借,甚至是其丈夫参与借的,如此拮据的家庭,送没送掉,送给谁了,竟然作为丈夫的肖顺龙几年时间都毫不知情。

辩护人在庭后专门做了一个调查实验,问了五六个人,甚至包括自己的妻子,若果真有这种情况,她们作为妻子会不会和丈夫商量,至少,即便自己独自做了,事后会不会告诉自己丈夫钱花哪了,送给谁了?结果得出的结果是没有一个人会不告诉。但独王银峰如此!?

辩护人庭上立刻就明白了,不是独王银峰如此,偏偏就不告诉自己的丈夫,而是根本没有的事,她如何去告诉?不知公诉人是否明白了,法庭是否明白了。

一位被“调查实验”的朋友告诉辩护人说,如果果真有这样的事(指这种情况下送了钱都不跟丈夫说),那真比出轨还具有背叛性。

这会是公诉人庭上说的逻辑上的高度吻合性吗?

3,关于10000元现金那一笔。王银峰在笔录和庭上描述一个细节“将礼品和现金放到学校传达室交待别人安排杨辉堂去拿,事后(过几天)杨辉堂见到王银峰当面批评了她以后不要这样了。”这一细节被公诉人在庭上当成了尚方宝剑,并解释出高度吻合性。辩护人在执业过程中,对这样无视理性逻辑的强盗逻辑常常很难过。

先不说有没有这样的事,公诉人便如此演绎,即便真有这样的事,就能说明其送的礼物中夹有现金?辩护人实在忍不住在此想问:公诉人了解杨辉堂是什么样的人吗?是谁在把别人的宽厚体恤想象成伪善?公诉人想把案子办成自己的意志所愿就可以血口喷人吗?在没有任何可靠的东西作为依据这样去推测他人,厚道吗?尤其是可以彰显职业水平和职业品质吗?辩护人当庭要顾忌一下作为法律群体的公诉人的面子而已!

果真有此事,辩护人倒觉得这一定是杨辉堂作为一个小学校长对一个老师的体恤。知道两口子不容易,即便是一些礼品,也不想王银峰夫妻破费。要知道,从一开始送一些生活礼品,张影银都是抗拒的。不说廉洁不廉洁这样严肃的概念,但通过案卷中的一些点点滴滴看,比如退回何志广的钱,比如张影银当庭对责问王银峰时提到的关于为其丈夫努力尽责办调动的事,张影银和杨辉堂夫妻两很会为别人考虑,公诉机关能说辩护人这是在睁眼说瞎话吗?

辩护人作为张的律师,该收的律师费一分没少,但前几次每次去办案,杨辉堂都会送辩护人一些礼物,比如送过茶叶、酱油、毛毯(其实我根本用不着这些)。辩护人知道杨辉堂厚道,这样客气是对我为他家案子辛苦操劳的感激,对此一种心情,前两次实在无法拒绝。但辩护人知道张家只是普通人,因此案,包括律师费等在内已经压力很大,所以直到后来有一次,辩护人终于对杨辉堂说:“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客气)了,该收的律师费我一分没少,你们因这个案子已经太不容易,你送我的我也用不着每次提回去还累的要死,我抽烟,顶多每次过来给我买两包烟吧。案子我一定用心办,因为这是我应该的担当。”自此,果然杨老师不再如此,只是给我买几包烟,偶尔,是一整条。

按照公诉人的逻辑,辩护人这是在变着方式虚伪地想向杨老师索要礼物吗?

然后,这同样会是公诉人庭上说的逻辑上的高度吻合性吗?

那么,公诉人又是否知道,当庭后杨辉堂知道王银峰的这一说法和公诉人的这一演绎后,气得猛地跺脚,嘴里直叫“为什么害我,为什么害我”?公诉人自然是不会知道,但辩护人必须要让法庭知道。辩护人没见过总是把别人往坏里想的好人,而,又有多少坏人,本不是因为自己坏,而是被他人想坏继而给弄坏的。

欺负不会说话或者无法说话的人,显示不了自己口才。

4,张影银和杨辉堂的一以贯之的话不能信(尤其是杨辉堂),出尔反尔,翻云覆雨的王银峰的话就必须得信,这又是公诉人庭上说的逻辑上的高度吻合性吗?

5,辩护人在庭上问王银峰,既然拜托张影银完全依照正常手续办的公务,而且已经办妥,又何必要三番五次送礼物,尤其是对他们来说数额并不算小的15000元现金,有意义吗,有必要吗?不知道审判长是否注意到王银峰的回答。她的回答荒唐吗?这估计依然可以是公诉人庭上说的逻辑上的高度吻合性吧。

6,尤其是关于如何送10000元现金的来龙去脉,王银峰十分细致地铺陈其间的前因后果和点滴,不知道审判长有没有注意到她的口吻和神情以及内容的变化,是不是“越编越有些编不下去了”的情形。

辩护人不想再做更多罗列。辩护人写的累,诸位看的也累。而最累的莫过于去说明那些本不需要说明的道理。辩护人在法庭上反驳公诉人时,之所以提出“强词夺理”一词,是因为,在辩护人心里,正是这一词,涵盖了这一漫长诉讼的根本面目,也是导致这一漫长诉讼的原因。一审检察院、法院,二审检察院,都是!在这一漫长的诉讼过程中,辩护人听够了一些空洞的令人悲伤的帽子话语,但从没从他们嘴里听到过一次“有利于被告原则”、“合理性怀疑”、“严谨”、“无罪推定”、“怜悯之心”这些似乎也很空洞却令人欢快的话,一次都没有!但,我们法律人当年在研习法律时,谁都为这些词语付出过厚厚的心血。能说出这些话的人都是我们值得尊敬的人。法院就别说了,即便作为指控的检察院,它什么时候都是明文被要求恪守。而且,这样的词语被明文写入判决书的,辩护人经办的案子中,都有不少。辩护人不知道张影银案是怎么了。辩护人将附寄一份最新做出的这样的判决。希望法庭能明白辩护人的良苦用心。

细节实证很必要,但若抛开大前提没完没了,一定会陷入“实证迷宫”,陷入无聊。即便,王银峰、肖顺龙真送了张影银15000元现金,除了他们的那张上下两层皮的嘴,到底还有什么可以印证他们说法的任何些微证据吗?莫非,就是靠上诉人,那样一个张影银在那些情况下(请法庭结合审讯录像去看)曾经有过的“承认”?她还“承认”过收受过王银峰十万八万呢,这恐怕是王银峰肖顺龙这样的家庭那时那刻把全部可以贷款的地方都跑遍了都办不到的。是承认,还是被承认,包括王银峰肖顺龙在内,公诉人在庭上对辩护人 “证人被安排作证的质疑”的重点反驳,是振振有词,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能交给诸位去“心证”了。不然,公诉人又会去要求辩护人去做那件天大的难事,即那些自己根本无条件证明的证明了。

其实辩护人一审阶段当初曾背后到其学校找过王银峰希望她出庭作证,也问过她是否真的有送过现金。她一直都不愿意说话。神情慌张的很。先是跟自己律师联系了一下,说征询自己律师意见。到最后跟我说,算了,我不会再改了,就以后来说的定吧,律师说检察院正在给我搞不起诉。不过她还是含蓄向我透漏了5000元不但没有(实际上辩护人通过多次会见了解到是张影银在检察院期间把购物卡金额当成现金报了出去),10000元更是胡扯。辩护人便什么都明白了。

海涅说,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之花。15000元现金问题,若认定,那“包在塑料袋里无法示人”的10000元,最后只是天知地知,王银峰一个人知了(她最亲近的丈夫都不知)。而那5000元,也只有他们夫妻二人才知吧。于是,已经被足够证据证明了的谎话连篇的王银峰和肖顺龙夫妻成了这个世界上的诚实人,而张影银和杨辉堂却成了撒谎者。这就是为何张影银“死不认账”的原因所在。辩护人介入此案之初,曾反感过上诉人张影银的脆弱,但她后来一再的坚持,让辩护人对她积累了太多尊重。还有她丈夫杨辉堂。而诚如公诉意见和一审判决,以谎言和强词为基础,只有漏洞百出,粗糙任性,敷衍了事,开不出严谨之花,见地之花,责任之花,更开不出凌厉之花,善良之花,理性之花。

尊敬的黄锡芳审判长,相关审判员:

辩护人自知这一辩护词缺乏相对的格式严谨性,但,辩护人发现,不表达的随意一些,很难将自己想讲的讲清。希望予以体谅。还是那句话,要去说清那些原本不需要说的道理,是最累的事情。再遇上强词夺理,谈何容易。

“谈何容易”这四个字,在黄法官之前约见辩护人时,辩护人曾从黄法官口中听到,对这有着深沉叹息成分的四个字,辩护人虽然没有回应,其实深有感应,并印记深刻时常浮现脑海。某时,某地,对某事,某人,沉默,其实是最深沉的认同、呼应和表达。

但躬履艰难而节品乃见。既然选择了,辩护人想守护好它。上诉案件开庭,还是两次,又让证人出庭,等等,辩护人也感受到了二审法院对辩护人同样的呼应和表达。

此致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刘峰,曾祥发,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5521

(文章来源: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刘峰律师,地址:广州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电话:18613049494 )


·张锦坤一案刑事上诉状-张锦坤被判贪污罪一案二审正式启动 (2016-8-10)

·浑水摸鱼摸来的犯罪?---林某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一次律师意见 (2015-6-27)

·主观臆断性的指控是对刑事司法权的亵渎--刘宣案辩护词 (2015-6-27)

·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之花--张影银案补充书面辩护意见 (2015-6-27)

·每一纸裁决都是司法者品质优劣的彰显:张影银案二审辩护词 (2015-6-27)

·《法庭不大,但它依然神圣庄严》-----张影银滥用职权、受贿一案一审辩护词 (2015-6-27)

·张锦坤案不应该继续被以犯罪侦办--张锦坤涉嫌贪污、玩忽职守案二次律师意见 (2015-6-27)

·诸多事实需要进一步核实和查实--张锦坤案一次律师意见 (2015-6-27)

·每一纸裁决都是司法者品质优劣的彰显-----张影银受贿、滥用职权上诉一案前期辩护意见 (2015-6-18)

·指控和认定犯罪对被告人是双重伤害—符家安被指控诈骗一案律师辩护意见 (2017-6-27)

·谁都得在明天为今天的行为买单!——关于要求对曾XX不予逮捕二次律师意见 (2016-8-10)

·无数冤案都是由潜隐的主观偏见一手造就-张锦坤贪污案无罪辩护词 (2015-12-6)

·一起基于预谋捉奸索财的非典型性的敲诈勒索--龙汉华被指控抢劫一案辩护词 (2016-2-27)

·没有任何一桩铁案的办成能依靠的不是品质而是手段--张锦坤案四次律师意见 (2015-6-27)

·是非法持有,还是运输?——杨成军被指控运输毒品一案辩护意见 (2016-2-27)

·我们无法接受热血被不公凝冻-刘峰律师代某家属给相关机关寄送的信函 (2017-12-16)

相关网站: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司法部 | 广东律师在线管理网 | 广州市司法局 | 广州市律师协会 | 广州法院庭审直播网

 
联系地址: 广州市 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 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 联系电话 :020 -3775 4695 电子邮箱:WeiYangLaw@163.com
Copyright © 2017 WeiYangLaw.Com 未央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52469号-1